您的位置 首页 赢咖2资讯

赢咖2:【专访】张震:还是酒酿汤圆比较成熟

张震。图片来源:张震微博张震的起点不可谓不高,1991年的一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让年仅15岁的…

张震。图片来源:张震微博

张震的起点不可谓不高,1991年的一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让年仅15岁的张震和父亲张国柱一起,获得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跟杨德昌导演合作后,他拍摄了王家卫的《春光乍洩》,李安的《卧虎藏龙》,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田壮壮的《吴清源》,吴宇森的《赤壁》,陈凯歌的《道士下山》。在华语影坛,他备受“大导演”的青睐。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张震

同时,他也是不少青年导演心中的首选。路阳导演第二部长片《绣春刀》,就找到张震饰演男主角沈炼,漫画式的视听语言,带来截然不同于过往古装动作片的紧张刺激感。而在2018年,张震还加盟了另一位青年导演崔斯韦独立拍摄的长片处女作《雪暴》,饰演一名从南方调往长白山地区的森林警察王康浩,在自己的兄弟被一伙打劫运金车的悍匪杀害后,坚持留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中,像一名侦探一般在暗地里进行调查,最终艰难地将悍匪们绳之以法。

《雪暴》中张震饰演的王康浩

崔斯韦虽然第一次执导电影,但并不是一名电影圈新人。早在2009年,他已经成为《疯狂的赛车》的编剧之一,此后更是担任了《无人区》、《一出好戏》等片的编剧。在《雪暴》中,他尝试了难度极高的多线程叙事结构,用三条不同的故事,让张震饰演的森林警察,廖凡、黄觉饰演的劫匪,纠集在一个紧张悬疑的气氛当中,在最终的决战场景里集中爆发。严谨的叙事线索,能够看出崔斯韦深厚的编剧功底。

在视听语言上,《雪暴》里的皑皑白雪十分鲜明。在悬疑类型片中,雪与血似乎是一个备受创作者喜爱的对比。从《冰血暴》到《猎杀风河谷》,漫天风雪中的犯罪,带来的冲击力极强。姥姥、姥爷是东北人,张震每一次去到东北都十分开心,但气候的严寒确实让他既开心又无法长时间生活,“这次我们在长白山景区拍摄,觉得那边风景非常优美,自然环境保护的非常好。我听那边的人说,长白山一年四季变化非常大,我只有冬天在,其实很想在其他季节去看看。”

《雪暴》剧照

十分可惜,具备不错滑雪技术的张震,这次也没能在《雪暴》中一展身手。他回应,这次并不是因为要拍《雪暴》才学滑雪,在此之前他就因为喜欢,早就会滑了。同时,他对网友们说的“拍什么会什么”的评价也十分谦虚,认为不是自己有天分,只是有的正好符合他个人的喜好而已。有时候会遭受打击,比如拍摄《吴清源》前,他跟四岁小朋友一起学下围棋,没想到才学两周就不是小朋友的对手了,“深受打击”的他便放弃学习这项技能。他对八极拳倒是真爱,这位全国“神枪杯”八极拳比赛青年组冠军表示,“因为我觉得练传统武术蛮特别的,当然一开始很辛苦,但是到后面就是越练越有兴趣吧。”

作为一名演员,他并不排斥跟自己的粉丝们进行近距离的互动。微博里,他时不时地会“潜入”粉丝群里,观察他们或者偶尔说上几句“花生馅汤圆比较幼稚”这样的话。现实生活中,他偶尔还会专门请上自己的粉丝们共进午餐。“(我)对他们也挺好奇的。如果我自己有一个喜欢的人,如果我有这样的机会跟他们接触,我应该也蛮开心的。”

《雪暴》之后,他还在不断探索更多可能。小荧屏上,他再度携手倪妮,出演剧集《三生三世宸汐缘》。大银幕上,他首次走向好莱坞,参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的商业巨制《沙丘》。“我当然希望有新的挑战,工作起来比较有挑战性和乐趣”。

张震发布在微博上的路演照

界面娱乐对话张震:

界面娱乐:这是崔斯韦的导演处女作,他是用什么方式跟作为演员的你建立信任的?

张震:我很喜欢这个剧本。他之前当编剧写过的一些戏我有看过,像《无人区》之类的,都蛮喜欢。这个剧本看完我非常喜欢,因为我喜欢看侦探小说,对这样的类型本来就比较偏好。电影《雪暴》里面,每个人物性格都非常鲜明,每个人的情感也都非常深厚,每个人的关系也都不太一样,而且主题是讲人在困境里,要不断突破、勇敢面对,我觉得一个人生活当中是会碰到这些事情,跟我们自己、跟观众朋友们很贴近。

我演的王康浩,他跟我自己有一些地方是很相似的,比如他对于感情、对于人、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很重感情,但他可能也不知道怎样去表达。他也有突破,很勇敢,会去面对,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有一种正义感,因为他是警察。这样很正面的任务,对我本身就是很吸引。

界面娱乐:《雪暴》的故事大多发生在冰天雪地里,这也是吸引你的一个点吗?

张震:对,在那样环境下拍摄的戏本来就少。我印象里有几部很经典的电影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比如《冰血暴》,都是在比较严苛的环境里。人本身在灾难环境里的意志就不大一样,我觉得导演这样写,也有他的原因,可能也是偏爱这一类型。

《雪暴》剧照

界面娱乐:此前有去过东北这么冷的地方吗?过去是什么感受?

张震:就是冷,很冷,真的很冷,但基本上我是开心的,因为我的姥姥姥爷是东北的,我每一次去东北都挺开心的,但要让我在那边生活,真的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情,我真的没办法适应那么冷的天气。这次我们在长白山景区拍摄,觉得那边风景非常优美,自然环境保护的非常好。

界面娱乐:会很享受在那里的生活吗?

张震:人在里面是很舒服的。(可惜)没多放几天假,可以多滑几天雪(笑)。没有啦,我休息的时间有趣长白山看天池。去了两次,第二次又看到。我听那边的人说,长白山一年四季变化非常大,我只有冬天在,其实很想在其他季节去看看。

界面娱乐:你刚提到喜欢侦探小说,为什么等到《雪暴》,才第一次参与现代刑侦警匪片?

张震:早年长得不太正直(笑),所以大家不会把我当警察,长得比较像贼的样子。

《雪暴》剧照

界面娱乐:这次跟你对戏的廖凡、黄觉都有过演警察的经验,拍摄时你们会交流怎么演好警察吗?

张震:他们演的都是刑警吧。其实不会,我对凡哥(廖凡)的认识比黄觉多一些,我觉得大家都是好演员,他们的气质都是很特别的。大家聚在一起工作都蛮开心的,都蛮谈得来,我很欣赏他们,但没有向他们取经,(角色的)状态很不一样。

界面娱乐:他俩酒量都不错,冰天雪地里开工,你们聚在一起聊天时会喝两杯吗?

张震:我们其实很少一起聚,只有在开工前,一起在那里体验生活和围读的时候,以及一些晚餐的时间聚在一起,等到开拍后,因为我们是两帮人,我是警察他们是坏人,碰在一起的时间会短一些。

界面娱乐:这次你是如何去体验生活的?围读剧本的时候有没有在开拍前发现一些问题?

张震:围读和体验生活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星期。很感谢剧组,他们安排我跟当地的森林警察一起,去体验生活了一个星期左右。我就去森林警察的警察局,去看他们怎么真正去做他们的工作,然后他们也有用工作之外的时间,很详细地为我们介绍一些工作内容。对我来说,这是很难得的一个经验,可以真正去接触到他们。

围读的体验也蛮特别的,本来想象中好像就是大家来念剧本,后来发现怎么都是导演在念剧本。我觉得那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合作,那样围读的时候,可以把自己对剧本里面的一些看法提出来,做一些讨论。每一位演员的立场都不太一样,会有不同的想法。我觉得这些交流都是好的,其实主要不是我们,我们都有做好功课,主要是我们要把想法和感受跟导演讲,然后大家进行一些磨合,导演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去做调整,都是为了电影更好。主要还是偏向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大家会希望人设上的架构更完整一些,尤其是心理层面的东西。但是我觉得王康浩,这一条线路其实蛮清楚的,比较没有他们三兄弟那么复杂,他们三兄弟这块确实修改了蛮多的版本。

拍摄现场环境艰苦

界面娱乐: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去准确把握东北人的这种感觉?

张震:所以王康浩是一个南方调过去的警察(笑),如果真的要那样(演东北警察的感觉)的话,确实两三个星期我觉得不够,真的不够,但拍戏没有办法,他们也不能给我们那么多时间去准备。

界面娱乐:这不是你第一次跟新导演合作了,之前《绣春刀》的路阳导演也是。和崔斯韦导演合作下来是什么感受?

张震:跟新导演合作,会有很多的期待。有些导演,他们拍的片子你已经看过,会对他们的电影的世界观、价值观有一个既定的想法,但新导演是完全不知道的,只能透过沟通的方式,包括工作时候的相处,参与机会比较多。

崔斯韦导演还是蛮稳定的,但是跟我自己想象中又一点落差。因为他们真的到那个地方观察过,然后把那个环境给记录下来,所以他脑海里有他的想法,可是我没有在那边生活过,就会比较缺乏一些。

我们拍摄时进度还蛮好的,只有到后期有一些地方花了很多时间,有几场比较大的戏,我们停滞的时间比较长,因为剧本要做一些调整。我记得最后那场大戏,我们花了好长时间,大概一个多星期,大家每天到现场去走戏,看怎样能把戏走得更舒服一些、更有张力一些。

工作人员还需要人工制造一些“降雪”

界面娱乐:一般拿到剧本,你会习惯自己看,还是和团队一起讨论?一般会选择什么样的故事?你过去饰演的角色没有什么重复的,是每次都喜欢新的挑战吗?

张震:我都自己看。我没有特别偏向什么方向,就是觉得自己的阅读的过程里,喜不喜欢这种。第一感觉喜不喜欢的,是这个故事的主题,这个人物的脉络,看这个人吸不吸引我。

我当然希望有新的挑战,工作起来比较有挑战性和乐趣。其实也不会有很重复的,因为每个故事都是单独的项目,有时候更在意的是故事说得清不清楚。我们能做的功课,主要是透过文字。有兴趣的戏,就会进一步沟通,多聊是好事。

界面娱乐:此前你曾透露自己会请一些编剧来开发你想要的故事,现在做到什么程度了?

张震:现在非常的没有进度(笑),真是隔行如隔山,我有去稍微花一点时间试图开发,但时间就这么多,可以做的很有限,我们希望能尽快把一些东西生出来,但还是需要时间。自己开发一个案子,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太久,你的热情会消逝掉,所以应该要空一段时间,卯足了劲去做那个事才比较好,但我的工作是,可能三个月就要去拍一个戏,还要抓紧时间准备,那时就没办法了,很容易混在一起,只能丢掉(自己的剧本开发)。拍完后,好不容易觉得可以放松一下,不行不行,还要做案子……算了,还是先放松一下。那时就懒了,不想做了。我也不是拖延症,就是想法一直在变。

界面娱乐:你学其他技能非常快啊,这次网上有传言你拍《雪暴》把滑雪练的炉火纯青。

张震:没有没有,我就是纯粹是一些爱好,也没有那么爱啦,我只是会而已。这个戏里面,他们三兄弟都有滑雪,但是我没有。

《一代宗师》里张震镜头不多,仍努力学习成为八极拳冠军

界面娱乐:你拍什么就会什么,已经成为一个传说,考围棋三级、潜水证,得八极拳冠军之类的。

张震:我觉得有一些东西基本上可以做我就尽量做,但是你说多厉害,其实也没有多厉害。真的有兴趣的东西,我可以一直练没问题,但有些东西,真的很痛苦,也就那个时候记得,可能之后就忘记。像围棋就真的一拍完,全部丢光光了。那时其实很沮丧,那时吴清源老师有一个帮他做记录的类似助理的老师,叫牛莉莉(音),她是一名棋手,那时候她女儿还不会下围棋,我等于是跟她女儿一起学围棋,她只有4岁。但两个星期以后,我就下不赢她了,再也赢不了她,我就觉得很沮丧,好吧,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我还是把戏演好就好。八极拳,因为我觉得练传统武术蛮特别的,当然一开始很辛苦,但是到后面就是越练越有兴趣吧。

我觉得这不是天分,大家喜好不一样,可能我就是要学一些奇怪的东西。最近我很懒散,最近没有在学东西,什么都没学(笑)。

《吴清源》中的张震

界面娱乐:你的微博都是自己在玩吗?看到元宵节的时候你偷偷潜入粉丝群里说花生馅的汤圆比较幼稚。

张震:我没有太刻意经营这一块,但因为我也不是常更博的人,觉得有些东西如果像跟他们分享,还是会透过微博去做一些分享。

界面娱乐:所以花生馅的汤圆为什么幼稚?

张震:只是一个感觉,就感觉芝麻馅的比较成熟一点(笑)。其实也没有啦,还是酒酿汤圆比较成熟一些(笑)。

界面娱乐:前段时间,你的粉丝发了一篇文章,讲你如何请他们吃饭。你认为演员和粉丝之间如何建立良好的沟通?

张震:几年一次,也不频繁。我觉得有一些粉丝认识很长时间了,觉得如果每次都只跟他们几个粉丝见面,觉得也奇怪,那就不如大家一起吃个饭。我觉得有机会跟大家多接触 一下,也还不错。

我其实没有把他们当成特别的粉丝,对他们也挺好奇的,我们这样吃饭,很多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有一些人也是在业内工作的。然后我跟他们聊电影,问他们最近看了什么戏,他们的想法对于我来讲也是蛮有意思的。感觉挺好,而且我觉得大家互动一下,一起吃个饭,也就一两个小时,不会占用太多时间,但对他们来讲,可能就蛮珍贵的。对我自己讲,如果我自己有一个喜欢的人,如果我有这样的机会跟他们接触,我应该也蛮开心的。

界面娱乐:你的偶像是谁?

张震:我很多,但是我不会告诉你。我要距离感,不能太接近,太接近也不行。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首页〖赢咖2〗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ayoulp.cn/post/146.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