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赢咖2资讯

赢咖2:【专访】廖凡:人的复杂性必须是善恶共存的

自从2014年凭借《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载誉归来后,廖凡的名字就意味着演技保证,其塑造的人物多以性…

自从2014年凭借《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载誉归来后,廖凡的名字就意味着演技保证,其塑造的人物多以性格复杂、行事快准狠的银幕形象出现。在刚刚上映的新片《雪暴》中,廖凡饰演一个在极端环境下杀人越货,同时还能沉着冷静与警察周旋良久的悍匪。

《雪暴》的故事发生在一座极北的边陲小镇上,留守岗位的森林警察王康浩(张震饰)和韩晓松(李光洁饰)在巡山的过程中与一伙抢劫黄金的悍匪狭路相逢。韩晓松牺牲,王康浩一年之后再次与匪首老大(廖凡饰)正面对决。在一场灾难级的暴雪即将封闭山林之际,正义与邪恶终于分出胜负。

《雪暴》全实景拍摄。

说起电影和角色,廖凡很容易打开话匣子。《雪暴》是导演崔斯韦的处女作,但廖凡说自己喜欢和新导演合作,会碰撞出更多火花。他表示之前已经看过导演所有的编剧作品,最终吸引自己接下这个角色是因为“故事非常有意思”。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廖凡几乎每次都会把戏好、人物出彩的原因归功于导演和编剧。

尽管影片是在差不多零下四十度的极寒条件下全实景拍摄的,但他反复向记者强调的还是乐趣,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在林海雪原的自然环境里拍过戏,所以“机会难得”“太好玩了”,甚至还详细介绍了拍摄地的旅游旺季和淡季,以及如何用铲雪车和履带车在场景地做拍戏前的准备。

他跟谈到片中自己非常喜欢的一场戏,在大雪纷飞的芦苇荡,警匪双方不停试探。他认为这是全片的高潮,“像西部片里的对决”;也谈到老大这个角色与弟弟拧巴的感情,如何影响人物的行为变化。

在廖凡的演绎下,老大这个角色并非只有“匪”的一面,而是在与警察、同伙和亲人三方的互动中,显出了不同的层次。面对警察时,老大始终处于敌我暗中较量的紧绷状态下;面对同伙,他仅凭只言片语就敏锐察觉出对方的反常;而面对唯一的亲人弟弟时,这个人物又释放出了少有的柔情一面。

在他的理解中,每个人物都是复杂的,善恶共存,因为人性如此,而最终决定善恶的其实是人在关键时刻的选择。《雪暴》中的老大也是如此,他几乎在与警察周旋的全过程中都极其冷静,最后时刻却因一个事件转为失控和疯狂。

电影《江湖儿女》中扮演斌哥

不过,正如被误解是创作者的宿命,在普通观众的眼里“老大”这个角色还是以往那个熟悉的“廖凡风格”,周旋于心怀鬼胎的同伙和不懈追捕自己的警察之间,一旦逮到对方破绽下手就快准狠。这些人物的性格特征很容易令人联想起他之前角色的影子,例如《让子弹飞》里的麻匪老三,《师父》里的咏春派传人陈识,《邪不压正》里自称为大明皇室后代的朱潜龙,还有《江湖儿女》里的英雄迟暮的大佬斌哥等,都是硬汉,也都有一股亦正亦邪的劲头。

廖凡成功塑造了这些有代表性的角色,深入人心,但大众也因此对他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银幕形象认知,并贴上诸如反派、配角、硬汉、变态等标签。廖凡觉得这可能是人们对人物解读的角度不一样。当被问及是否觉得自己在诠释某一类角色时觉得特别得心应手,他迅速且坚决地表示了否定,“我从来没有觉得什么能得心应手”,塑造每个角色的时候都应该找到一个途径。

事实上,廖凡并未限定自己的戏路,他尝试过多种完全不同类型的角色,在孟京辉执导的影片《像鸡毛一样》里演过诗人,在与汤唯合作的《命中注定》里演过跨国浪漫爱情男主角,在冯小刚的《非诚勿扰2》里演过妆容精致的“娘炮”建国。

除了类型多样,即便是那些容易带来刻板印象的角色细品之下也是饱满而丰富的。麻匪老三身上有纯朴可爱的一面,当他说“高兴,就是有点不轻松”时,你就知道浦东(而不是鹅城)才代表着新生活;陈识脸上笼罩着旧日武林即将逝去的阴影,他的孤身奋战背后其实是一个时代的落寞;朱潜龙有着自我催眠式的狡诈和六亲不认的凶残,但也有不得不丢掉自己真实身份的可悲;县城大佬斌哥英雄迟暮,宁肯向对手低头也倔强不肯表达对巧巧隐忍的感情。这种人物命运的难以预料和人性的复杂,在廖凡的表演中都有多元呈现。

电影《师父》中,廖凡扮演咏春派传人陈识

演员身份之外的廖凡表现得简单而专注。在与记者的交谈中,他更感兴趣的话题始终都与电影本身相关,谈对角色的理解,谈表演方法,也谈早期的黑色电影。此外的话题,他基本上都是以尊重的态度言简意赅地带过,遇到自己不理解的问题也直率流露出困惑。

例如,在谈到大众对于自己角色的解读时,记者告诉他人们可能只是用标签化的方式来帮助讯速记住他的个人风格时。他笑了笑,有点不解,“(难道观众)喜欢看恶人?”

至于有人评价他演技的精彩之处在于可以把坏人演得像一个好人,他又带点不解地说:“我知道(有这种评价),但他们说得时候老在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喜欢。”

有人把“人戏合一”作为对演员的至高评价,但廖凡说自己希望演戏和个人生活能够分开,不然“容易闹玩笑”。戏里戏外有两个廖凡。戏外这一个,当观众问他为啥老演“变态”、会不会影响到正常生活时,会说“谢谢关心,不过我没觉得我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呀”。

界面娱乐对话廖凡:

界面娱乐:在这部影片中,您拍了很多在林海雪原中滑雪、开车、打斗的戏,拍得过瘾吗?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是不是很辛苦?

廖凡:我觉得挺难得的。辛苦吗?我觉得是挺好玩的,主要是可能因为风景太好了。在那样一个自然环境当中,不是随时都能见的。那是一个旅游小镇,长白山北坡的下面。每年5月到10月是旺季,其他时间是没人能够上得去的。但我们拍戏的地方在后开发的西坡,自然条件更差一些,每次上去之前都得有专门的铲雪车先把路铲开,进到拍摄场景的话,得先用履带车,把场景地先压一圈,要不根本上不去。

界面娱乐:您是怎么被吸引到来出演“老大”这个角色的?

廖凡:导演之前的电影编剧作品我都看过,例如《无人区》。我看到《雪暴》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觉得故事非常有意思。三组行动线交织在一起,最后集中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谁都出不去,人的这个绝境,编得非常有意思。而且和新导演合作也能碰撞出一些新东西来,比如在芦苇荡里那场戏,拍得非常诗化。

界面娱乐:在那场戏之前,警察和老大其实没有正式见过面。两人拿着导航互相接近却又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出现,特别有悬疑感。

廖凡:对,有点像西部片里的对决。实际上,当时雪没有那么大,芦苇荡也很小。导演拍得很讲究,来去、迂回、试探,我觉得很好,就拍了一条。那场戏其实是全片的高潮。

界面娱乐:您这次演的悍匪其实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

廖凡:嘿,好,人狠话不多。

界面娱乐:对,同时这个角色又很丰满。但全片老大的戏份并不算太多,尤其前半段几乎没有和警察的直接对手戏。所以,从您的角度是如何理解这个角色的?有没有设想过他的完整人生故事?

廖凡:其实这个在原剧本当中是有一些对话可以带出人物前史,例如,他和黄觉扮的老周是什么关系,跟他弟弟又是什么关系。可能他之前坐过牢,和老周是在牢里认识的,也许他弟弟是后来加入的。他和弟弟的情感是非常纠结的,既想杀死对方,又想这是唯一的亲人,很拧巴。

原来这些台词都是有的,但是在导演漫长的剪辑和斟酌当中去掉了。我觉得去掉是好的,更有有想象的空间,起码在观众看来他们之间是有故事的。全都说到实处之后反而会显得太白。

《雪暴》中,老大和弟弟同乘一辆车

界面娱乐:片中有一场戏是他在车上和弟弟对话,说到父母的死。

廖凡:对,那个其实是有一点前史的交代。他弟弟可能之前一直在吸毒,而且一直在听一种死亡金属的音乐,永远都戴耳机在听音乐,哥哥没法管他。可能老大要为了弟弟去抢一笔钱,把钱都给弟弟,然后摆脱对他的最后的束缚。

界面娱乐:整个故事发生的环境看起来有点令人低迷甚至有点绝望,您是怎么理解这种环境背景的呢?

廖凡:这其实是一个极端环境,有点虚构性。类似法外之地,但也不是完全是法外之地,而是两者纠结在一起,法律的边界的地带。在极端环境下,人都很强悍。警察也很强悍,最后还是正义得到了伸张。在这种环境当中,也可以凸显警察的重要性。

界面娱乐:在无法真正体验劫匪生活的情况下,您怎么去准确把握并表现一个悍匪的心理状态呢?

廖凡:(笑)大家都觉得说要干一个事必须得会干才能干,得杀过几只鸡才能(演杀人)。其实演员还是有很多办法的,通过一些书籍或电影之类的去借鉴。哈哈我没看过什么书,但有很多可以借鉴的电影。比如,我很喜欢看那种早期的犯罪电影、黑色电影、警匪片之类的。这些对我多少还是会有借鉴性和帮助,只是说你在挑选的时候以一种什么样的趣味去把它展现出来。

电影《雪暴》剧照

界面娱乐:那在这些类型片里您最喜欢哪个?

廖凡:太多了,很多都是黑白片,就是最开始的那种犯罪电影,黑色电影。而且那里都是善恶并存的。例如,让-皮埃尔·梅尔维尔的电影,有好几部都是阿兰·德隆演的,都非常好看。

界面娱乐:这些电影都会帮助您塑造角色?

廖凡:不是帮助我,而是会让你感觉到“哦人原来可以是这样的”。人的复杂性,必须是善恶共存的。

界面娱乐:那您觉得《雪暴》里的老大是怎么“善恶共存”的?

廖凡:您看过您自己去想呗(笑)。只能说导演和编剧故事创作得好,给他做的事让他自然而然地就把这种“善恶并存”给带出来了。你说不清楚这个人。他是极冷静的,疯狂也只是在他弟弟死了之后,所有束缚他的因素都解除了,这时候他就可以疯狂了。

界面娱乐:这个片子里警匪双方最后的较量有一种“双雄对决”的感觉,您作为“匪”的一方扮演者是如何把握两者之间的互动关系的?

廖凡:我觉得导演还是有很多方法去表达的。虽然前边并没有直接接触,但永远有一种力量在推动他,他永远开一车,永远有他的特写,这会让你觉得“哦他来了”。实际上他们之前已经交过手,有过节,警察也一直为这事等在这儿,就想解决掉。当然可能悍匪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个警察还活着,慢慢才意识到。到芦苇荡对决的时候,老大其实已经意识到就是那个警察,而且把对方的人际关系也搞清楚了。

相对来说,他是这几个人里最冷静的一个。他不断跟警察说“我只是想把这笔钱拿走”,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但实际上他有很多方法可以把钱拿走。

电影《雪暴》中,悍匪老大的出场永远像一股隐形的力量

界面娱乐:有尝试去理解过警察的角色吗?

廖凡:不一样,出发点不同。这个我没有想过。我觉得没必要把对方的戏都演一遍。

界面娱乐:现在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影视作品里很多正派角色稍显单调、无趣,而反派则可能有更多的故事,他们可能更有理想和野心,只是采取了不正当方式去做实现。于是就出现了“无趣而单调的正派VS有趣而丰富的反派”这样一个对比。您之前演过很多反派、配角,都非常出彩,所以想知道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廖凡:也不能说正派就是无趣的。确实从创作上来说,正方角色其实不太好写。因为要符合大家的一个共同的准则的话,就不太容易有很多出彩的一面,相对来说也不可能让他有更多张扬的东西。反方在这方面就会更容易出彩,给他设置也好,编桥段也好,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出现。

界面娱乐:作为演员来说,表演这两种角色有什么不同吗?

廖凡:我觉得没有不同。

界面娱乐:但是您塑造的反派角色都非常有趣和丰富。

廖凡:我觉得主要是编剧提供给你的脚本让你有更多可以发挥的空间。

界面娱乐:所以说,无所谓正派还是反派,只需要把人物本身塑造好?

廖凡:也不是无所谓。我不能说正反角色是没必要去区分的。必须要有区分。但是两者在表演上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说,正派不一定一看正义凛然就是好人,这样的往往都是道貌岸然。真正的好与坏的对决不是以这个为标准的。

人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也许一个坏人一直都表现得很坏,但是最后关键时刻他选择了另一面。如果在那个时候,他选择了正义,你可以说这个角色是正义的。人是有变化的,人很复杂。最后推动你的那个选择,选这边还是选那边,才能最终定义好与坏。

界面娱乐:你会觉得之前的那些角色里有一点共性吗?

廖凡:我觉得应该会有吧。单纯的坏人很少见,单纯的好人……我也觉得很无趣。如果生活中如果有这么一个“单纯的好人”,你也会觉得好像差点什么。可能在艺术创作的时候,作者会给他设置一些无妨大碍的瑕疵,但也只是无妨大碍。

电影《邪不压正》中,廖凡饰演灭师父家门的朱潜龙

界面娱乐:对于你来说,这种角色上的共性是一种巧合吗?

廖凡:并没有什么巧合。只是这些在性格上有缺陷的角色,会更生动,让观众更信服。

界面娱乐:你塑造过的反派角色看起来都是故事的人,可信度很高。你会觉得自己演这一类角色得心应手吗?

廖凡:我从来没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得心应手——“哟我可以随便就能演”——好像没那么容易。可能还是应该找到一种方式,一个路径。

界面娱乐:那你介意别人老是说你“老演变态”吗?

廖凡:这个可能是读解的角度不一样。有人说你怎么老演匪徒?其实这只是一个社会标签,某一类人。

界面娱乐:这种标签其实是一种可以让观众迅速记得你的风格的一个捷径。

廖凡:喜欢看恶人?(笑)

界面娱乐:可能是观众喜欢看你怎么把一个反面角色演得像一个好人,这样的表演还挺精彩的。

廖凡:嘿,谢谢,我也知道。但他们在说的时候老是在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喜欢。

界面娱乐:有没有拍完某部戏之后仍然觉得自己处于一种“人戏合一”的状态中?

廖凡:也不能说是“人戏合一”吧。我希望生活和工作可以区别开。某项工作结束后,人在生活里还恍恍惚惚,直眉瞪眼的,容易闹玩笑。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首页〖赢咖2〗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ayoulp.cn/post/149.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