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赢咖2资讯

赢咖2:【专访】吕星辰:如果女演员只关注漂亮,那她怎么去饰演平凡的人呢?

艺人供图2011年,年仅19岁的吕星辰收获了自己表演生涯上的一份大礼。她拿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

艺人供图

2011年,年仅19岁的吕星辰收获了自己表演生涯上的一份大礼。她拿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殊荣,成为目前上影节该奖项最后一位华人获得者。从此,《郎在对面唱山歌》中的少女刘小漾成为吕星辰绕不开的话题。

但这一印象或许正在渐渐消散。10月,吕星辰主演的新片《日光之下》在平遥放映,她让观众看到了一个单纯、复杂、扭曲而又叛逆的少女谷溪。在哥哥谷亮、庆长和自我的三人关系中,她无法认知自己对哥哥强烈的占有欲和畸形的爱恋。酒吧告白、雪地里的哭戏以及最后用水果刀拔掉的智齿,三个高光时刻标志着谷溪的自我开始成熟,也让观众看到了吕星辰演技的爆发力和人物塑造的多重可能。

“原来她就是吕星辰,当年的影后颁得还挺有前瞻性。”走出影院,界面文娱记者听到身边人这样评价到。

吕星辰在《日光之下》饰演少女谷溪

为了演好“谷溪”这个角色,吕星辰很早就到伊春体验生活,这是她演戏的“笨方法”。因为没有接受系统的演技训练,吕星辰坦言自己没有什么技巧,只是通过反复暗示让自己真正“成为”谷溪。“目前我只会全身心地把自己扔到那个戏里边,所以我每一部戏都觉得挺累的。”她对界面文娱记者解释道。

在冰天雪地的北方边境,环境和天气也会给演员带来极大的影响。40余个拍摄日的平均气温低于零下25度,光是控制脸部身体和肌肉、稳定说话的音调就已经让吕星辰觉得很难了。“再加上这种情况下你要轻松的演戏,这对我来说是极大的挑战。”纬度高的伊春在冬天又缺少日照,因此全剧组还得抢天光,“我们整个天光大概到三点半就没有了,四点钟就可以拍夜戏,如果那天有夜戏的话那只拍到七八点就收工了。”

尽管环境有限制,但在谈起这段拍摄经历时,吕星辰还是感觉很快乐、很满足。北方小城生活气息扑面而来的剧本、懂得表演的导演,以及特别合得来的对手演员,是构成这段回忆的重要元素。聊到梁鸣的剧本,吕星辰在界面文娱的采访中感叹道:“如果有一天我憋得不行了,我有想表达的,而且演戏不足以表达自己的话,不是没有做导演的可能性。就像梁老师他不就是憋得不行了吗?”

虽然不知道吕星辰有没有憋得不行,但令人遗憾的是,她的确有很多作品因为各种原因被搁置,至今还没有跟大众见面,这其中也包括去年入围平遥影展的《桃源》。“我每一部戏都付出了我所有的热情、精力,但是因为各方面原因大家看不到,那对我来说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情。”好在她仍然热爱电影,愿意在电影中造梦,而“热爱电影的人,不会被电影抛弃。”

吕星辰在平遥影展

界面文娱对话吕星辰

界面文娱:这是您第二次来平遥参展了,心态上或者是感受上有没有什么不同?

吕星辰:这一次会感觉更亲切,因为大概知道整个流程是什么。我很喜欢平遥,它非常尊重电影,尊重电影主创和观众。平遥虽然才第三届,但已经做得非常专业了,这是贾导跟马主席带领下整个电影节团队的功劳,非常敬佩他们。

界面文娱:对比上次来平遥的《桃源》,您对自己饰演的哪个角色更有底气?

吕星辰:两个角色特别不一样。《桃源》里的李红是一个离我很远的角色,年龄要比我现在大,经历更丰富,她是一个北漂,有小孩,所以那个角色基本上不是我,而是需要我要去塑造的。《日光之下》的谷溪比我小,也特别难的地方在于她是一个北方女孩,故事发生在90年代。又通篇都有我。谷溪的情感其实也很细腻,她其实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虽然从小没有父母,工作和身份没有解决,但是她跟哥哥一起,生活非常简单,开心,容易满足。

《桃源》里的李红(吕星辰饰)

当庆长出现以后,她开始有变化了,她开始对性别有了意识。刚开始跟哥哥在一起,哪怕跟哥哥躺在一张床上,中间只隔了一条帘子,她都觉得很正常。等到庆长变得跟哥哥越亲密,她才意识到自己跟哥哥可能不是永远最亲近的,要把这个微妙的过程展现出来,其实她也是困惑的,对于自己的滋生出来这样的情绪。

我没有为角色做太多的设计。很多时候摄影师跟导演问我会怎么演,我都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会根据现场情况和对手演员给我的反应做出反馈。

界面文娱:那你的演技还挺受周围演员或者导演的影响的。

吕星辰:我觉得一定要这样,不然对手给到你什么你接不住,或者说你只管演你自己的,那你们两个人的戏是搭不上的。我们这个戏的演员都非常棒,王佳佳的《我不是药神》戏份虽然不多,但非常惊艳!吴晓亮他的戏肯定你也看过,他现在粉丝一大票。包括王维申饰演的东子,他对自己的每一场戏都有非常多的想法,他们都让我觉得的好棒!

大家一碰到一起,你就会特别相信你们每一个人的人物关系。所以不需要去演,不需要去设计,只要在那个环境当中,你就是谷溪。所以虽然拍摄条件苦一点,过程却非常享受。导演他自己也是演员,他很知道我们这样的演员需要怎样的环境,他给我很大的空间,所以我们都特别开心。

从左至右:吕星辰、王维申、王佳佳、吴晓亮

界面文娱:我觉得你在片中的北方方言说得还挺好的,有特别准备过吗?

吕星辰:也是去体验生活,有故意去往那边靠。我是跟筹备组同时到达伊春的,包括他们看景的时候。因为我参与了一部分制片工作。所以我提前去感受了那片土地给人的感受,我催眠自己是这个地方的人,这对我塑造人物有很大的帮助。

界面文娱:你平常拍戏的时候,都会提前一部分时间去那儿吗?

吕星辰:如果有条件我一定会这么做的,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演技,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演得有多好,我是需要做一些准备的。

界面文娱:你得到过很多业界的认可,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没有演技?

吕星辰:我没有技术,没有什么方法。可能是因为没有特别系统地学过,所以我到现在演每一部戏都觉得挺累的。目前我只会全身心地把自己扔到那个戏里边,我也希望拍的更多能探索出一些方法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这样。

界面文娱:是不太自信吗?

吕星辰:我没有不自信,也不会不自信。就像我当初他们找我演《郎在对门唱山歌》的时候一样,既然你选择我,那我为什么不自信?相信自己就好了,只是我没学那些模式化的表情训练。每次都是需要真的去笑、真的去哭。

界面文娱:我看之前您在《晨阳》采访里面说最喜欢“谷溪”这个角色,这是什么原因?

吕星辰:我前面说的跟整个创作过程有关系,因为快乐,然后也不用熬夜。我们整个天光大概到三点半就没有了,四点钟就可以拍夜戏,拍到七八点就收工了。我很怕熬夜,这个戏除了要抵抗寒冷之外我都觉得很棒,不熬夜对我来说还挺重要的,再加上大家特别合得来。

吕星辰在《晨阳》里饰演了一个双面角色

我对谷溪是感同身受的,我有个亲哥哥,他比我大七岁,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他上高中。小时候有人给我写情书,我很怕被我爸妈看到,就想趁放学去家里的信箱提前拦截。结果我总是拦截到我哥的情书,然后我就发现我不高兴,当我看到别人给他写情书的时候我特别不高兴。

那个时候我也有点困惑,所以我很理解谷溪,更何况谷溪没有父母。她是很想把这个情感抓住的,她很紧张庆长的出现,但这个女的对自己又很好,又没有伤害她。所以她嫉妒、自私、难过,但又觉得庆长有时候好到像自己的妈妈,她又会觉得,其实三人一起生活是不是也挺好,她会陷入纠结之中…

谷溪和谷亮之间的情感一定是超越了一般的兄妹的。他们没有更多的亲人,自己在山坡上搭房子自己住,哥哥有时候就像个父亲,我也像个母亲一样照顾他。

界面文娱:你跟你哥哥的相处模式是怎么样的?

吕星辰:我很早就离家了,13岁就自己到北京上学。那个时候我刚到北京第一年,还没有手机,我哥经常给我写信,每月一封,他总在信里写一些我听不懂,但后来对我很有启发的话,他用很古老的方式跟我沟通。到现在我们俩依然不会特别频繁地联系。但是每当我遇到一些坎坷,或者我觉得我跟我爸妈说会让他们担心的事情,我第一个会跟我哥说。他甚至可能会停下手上的工作,从大老远飞过来陪我两天。之后我们也好几个月不联系,但每当我有什么事,他就是在我身边最支持我的那个人。

界面文娱:你现在回想起13岁独自去北京生活这个决定,觉得是头脑一热还是深思熟虑过后的结果呢?

吕星辰:我觉得好像是一种召唤(笑)就是这种很奇怪的感觉。大概是我小学的时候听到学校有个女孩因为唱歌唱得好就去北京上学了。这让我觉得北京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舞台,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那边可以追求到你想要的东西。我从小也很喜欢艺术,很喜欢唱歌跳舞。在很早的时候就去少年宫,学一些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大概在我四年级的时候,有北京的学校来招生把我选上了。但因为太小了,我妈不同意,她打死不同意,但到五年级的时候,他们又来了,然后我就跟我妈说让我去。我妈还是不同意,

为了证明我的决心,我就用剪刀把头发一把剪了。当时我很坚信自己去到北京是OK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图源:吕星辰个人微博

界面文娱:那等你真正去了北京之后,你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有没有发生改变?    

吕星辰:不一样,我是9月份初的秋末去的。那个时候北京跟现在还不一样,我们学校在顺义,比较偏,感觉落差很大,我当时特别失望,心想怎么北京是这样子的。那个时候学校是封闭式的,不会有太多机会出去,每次出去都是老师带着全班一起出去购物。

到了三年级我开始不满足了,然后又考到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其实你也知道,我去了以后才发现,原来艺术学校很多人不是因为喜欢艺术才来的,好多是家长逼的,觉得自己孩子学习成绩不够好,认为你得有一个专业以后大学更好考才来的,跟我的初衷完全不一样。所以后来我又换到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那个学校的学习氛围就特别好。

界面文娱:你当时是因为什么被选上的?是唱歌还是跳舞或者别的?

吕星辰:当时我都有学,可能跳了舞也唱了歌,然后那个校长觉得我声音条件特别好,应该发展成为歌手。但是我很喜欢表演,校长就跟我说:孩子,这个你不需要学,这个更多的是人生的经历,你多学习一些技能更有帮助,很感谢她。

界面文娱:这个跟你之后去北舞学习音乐剧有关系吗?

吕星辰:是有关系的。所以后来就学习的是舞蹈和唱歌。但我没有想成为一个专业的舞者,而且跳舞好苦。我好想也没有那么强的意志力哈哈哈。我去北京的时候,其实不知道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只是觉得我想去看看那个地方。那是模糊的,只是I have a dream,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就是想到那边去看看。

界面文娱:为什么选了北舞没有选其它的院校?

吕星辰:其实我有考北电中戏。专业成绩都还不错,但是排名差了一点。最后选择了舞蹈学院的音乐剧系。也因为考试的时候恰巧看了几个音乐剧《芝加哥》《钟楼怪人》非常非常喜欢,觉得那些演员太厉害了。

不过很遗憾,我毕业以后没有上过舞台,只是在学校演出过。毕业就一直拍戏。

界面文娱:舞台表演和镜头表演不一样吗?

我觉得都是不一样的,电影镜头够近,大银幕会放大很多细节。所以你不需要夸张,越自然越好。但在舞台上演出你跟观众是有距离的,那你可能需要在肢体上更放大一些。电视剧的话,因为它是小荧屏,可能水壶烧着水,观众就会被影响,有人给你发信息,你就会回个信息。所以演电视剧怎么样可以抓住观众,应该又是另外一种。

《郎在对面唱山歌》工作照

界面文娱:您出演自己的第一部作品《郎在对面唱山歌》的时候,应该还在上中学是吧?当时是怎么得到这个机会的?

吕星辰:对,高三。那个时候就是试戏,其实我那时候没有当演员的念头了,但就是机缘巧合的遇上了。导演需要演员弹钢琴跟唱歌,我年龄也合适,就这样歪打正着了。

界面文娱:当时对导演有印象吗?因为章明老师的片子也不是特别大众。

吕星辰:我去见他之前不知道这个导演,那时候对电影的了解也非常少,但竞争还挺激烈的,我试戏的时候,我试完就有另外两个女演员过来了,她们看起来非常专业。

界面文娱:后来《郎在对门唱山歌》一下子让你拿了金爵奖最佳女主角。当时应该有特别多机会涌向你,为什么会选择放弃拍戏继续学业?

吕星辰:我当时大一,舞蹈学院管得也比较严格,老师希望我把学业完成再去拍戏。面临选择,我还是比较保守的,我也觉得要先把学业完成,所以我上大学那几年就没有拍戏。这样一来可能很多人就以为我不演戏了,等我再毕业的时候,就没有当年那么多的机会来找我了,所以我相当于毕业了是重新开始,14年之后才真正进入这个行业。

2011年的《郎在对面唱山歌》剧组

界面文娱:现在想来觉得最遗憾的的机会有哪些?    

吕星辰:当时娄烨导演有找过我,还有张国立老师,还有很多不错的电视剧。

界面文娱:会有些后悔吗?因为我看其实挺多演员也会一边拍戏一边读书。

吕星辰:我觉得“后悔”这两个字没有任何意义。在我看来,我现在有这样的沉淀更好。如果那个时候选择拍戏,也许现在知道我的观众可能更多一点。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样一步一步的,我还挺踏实的。

界面文娱:那假如给你一个机会穿越回去,你会怎么选择?    

吕星辰:我觉得是一样吧,到了那个时候我还是依然会那样做选择的,我觉得我需要一些经历跟沉淀,才可能走得更稳一些。当时真的也什么都不懂。

界面文娱:那你是从毕业之后直接开始做演员的吗?还是像同专业的同学一样,先做音乐剧相关的工作?

吕星辰:我们同学现在挺多都在演音乐剧了,但是我还没有这个机会,中间也有接到过一个非常棒的本子,但是因为各方面原因,那个话剧停了。以后如果有话剧或者音乐剧的机会,我肯定是愿意去的。

界面文娱:所以这几年主要是在拍戏?

吕星辰:对,主要拍戏,虽然产量也不大,拍的大部分是艺术片。也拍了一些电视剧,接下来大家最快能看到的除了《日光之下》应该就是《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康洪雷导演特别厉害,剧本非常有意思。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界面文娱:那你现在的工作频率是怎么样的?一年大概多少个月在拍戏,多少个月休息?

吕星辰:一年我希望至少休息两个月吧。

界面文娱:对接戏有要求吗?

吕星辰:我觉得首先得是自己喜欢的,公司对我很好的一点就是他们很尊重我的选择,并不会强迫我非去接赚钱的项目。包括我现在去纽约拍的这个电影,也是牺牲了另外一个片酬可观的项目。但是对比来说,我觉得目前这部电影是可以让我吸收到更多的养分,也感谢公司支持我。

当然公司也希望能够让大家看到我更多的作品。所以我也有开始出演一些更商业的项目,比如说《被光抓走的人》、《亲爱的过年好》。我正在慢慢地拓展自己,希望不局限于文艺片。

界面文娱:我觉得你选戏的范围还挺广的,也很接受新人导演比如说这次梁鸣的本子。

吕星辰:其实我演了挺多新人导演的片子,包括吕聿来导演,他也是演员出身,《桃源》是他的第一部作品。新导演越来越多,他们有很多新鲜的东西,我觉得这一定是个趋势,因为大家都是从第一部开始的。演员出身的导演是有一定优势的,他们更知道什么是好的表演。我觉得跟不一样的导演合作,你能吸收到不一样的养分。

界面文娱:你怎么选择项目呢?有哪些考量?

吕星辰:选择一个项目其实要考量的东西很多,剧本是非常重要的,我当时看到梁鸣这个剧本的时候特别特别喜欢,那种东北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很少见的。我虽然不了解东北,是个南方人,但他把那种青春的朝气、年代感,就连泥土跟空气中的味道都写出来了,我特别惊喜。所以我看完剧本就跟他说我要演。

谷溪(吕星辰饰演)和梁鸣

界面文娱:是的,当时我们还问了梁老师,为什么他不自己出演这么有私人记忆和情感的剧本?

吕星辰:其实他可以,只是因为这是他的第一部作品,他可能更希望全心全意去做一次导演。其实他也有演了,只是被剪掉了。他演了个角色,被他自己剪掉的。

界面文娱:之前章明导演也评价说你很适合做导演,现在有没有想过写剧本之类的?

吕星辰:我觉得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有一些东西已经在我心里开始萌芽了,但是现在说还太早了。如果有一天我憋得不行了,我有想表达的,而且演戏不足以表达自己的话,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包括梁老师他不就是憋得不行了吗?

界面文娱:现在去美国拍的这个片子,和比较国际化的团队合作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吕星辰:我觉得很幸运,因为这位意大利导演特别认真。其实洛杉矶跟纽约有大量的中国演员,但他是特意飞到中国来选的演员。我也是通过一个非常工业化程序的渠道去试戏,拿到的这个角色。我们的男主是《罗马》里的男主角迭戈·科蒂娜·奥特里,是个墨西哥裔的男演员。我来平遥之前跟他在排练,他非常棒。《罗马》也是我去年非常非常喜欢的电影,拿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摄影师是意大利摄影师路卡·毕格兹,也是拿过奥斯卡最佳摄影的。所以我这次就是抱着学习心态去的,已经提前去到纽约体验生活了,包括我需要强化一下语言。他们非常专业,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百分百的力量去创作一个梦,我觉得电影也就有点像在制造一个梦。我们大家都在这个造梦的过程当中,是一个很美妙的过程。

《罗马》剧照

界面文娱:所以短发也是新造型?

吕星辰:对,我其实很早就想尝试,但没有机会,这次是导演给到我的这个机会。剪完就觉得脑袋轻了很多,很舒服,可能挺适合我的吧。我希望自己不是一成不变的,我愿意根据不同的角色尝试不同的造型。

界面文娱:好像看你平常化妆比较少,因为像国内的娱乐圈里对于女演员的外貌漂亮还是有挺高的要求的,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吕星辰:别说女演员了,所有女生都是重视自己的外貌的。这很正常。但我是觉得舒服也很重要,我希望不在拍戏的时候能够像平常人一样。当然,我也有爱美的时候,如果见个朋友,聚会,我也偶尔会化个妆。我是大部分的时候都比较懒,这个可能才是我老不化妆的最重要的原因,有时候公司的同事也会吐槽我这一点。但是我觉得做自己也很重要,如果一直只是关注自己“漂亮”状态的话,怎么去饰演一个平凡的人呢?

包括我也很喜欢做饭,喜欢逛超市,我需要生活。总觉得生活才是最好的表演老师。像做饭就可以让我放松,我从小很喜欢看我妈妈做饭,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小时候偶尔给她打下手习得的天赋。

界面文娱:其实我觉得你跟我认识的其他杭州女孩特别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离家特别早,也造成了你性格或者说气质上的复杂性?

吕星辰: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吧。但如果你觉得我比较丰富,我是高兴的,因为每个角色它可能需要拿出你不同的一面,如果我有这个丰富性的话,那我可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界面文娱:之后对自己有什么职业上的规划吗?

吕星辰:还是希望能够遇到专业团队、好剧本、好角色。丰富自己,拿出更多好作品,让更多观众看到我的作品。因为以前演的很多戏很多大家没有看到,这个有点可惜。我每一部戏都付出了我所有的热情、精力,但是如果总是因为各方面原因大家看不到,那对我来说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情。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首页〖赢咖2〗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ayoulp.cn/post/249.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